阿利森:朝鲜可能把中美拖入战争泥潭


王昉

哈佛大学政府学教授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是“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的提出者。他借用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对公元前5世纪斯巴达与雅典之战的记载,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形容一个新兴大国挑战一个老牌强国过程中蕴藏的巨大风险。他的新著《注定一战》认为,中国的迅速崛起及对美国造成的挑战,使得两国“目前正处于触发战争的碰撞轨道上——除非双方采取艰难而痛苦的行动来避免碰撞。”

...

对话竹中平藏:日本太舒服而没法改变


徐瑾

竹中平藏(HeizoTakenaka)可能是在中国人气最高的日本经济学家。

他的身份除了是经济学家之外,还是政治家,曾历任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首相时代的经济财政大臣、邮政改革大臣及总务大臣等职;竹中不仅是小泉时代资历最久的内阁成员,更堪称小泉改革的“马前卒”,始终处于改革最难的一线,无论是金融改革抑或邮政改革,因此也被誉为“最了解日本经济的人”、“小...

中印领导人拒绝在G20期间单独会晤


基兰•斯泰西,查尔斯•克洛弗新德里,北京报道

就在这个周末,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和习近平将能够见到彼此。自中印两国的军队在印中边境开始相互推挤以来,这是双方首个此类机会。不过,正如双方军队都拒绝退让,两位领导人也不会举行单独会晤。

周五,印度总理莫迪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抵达了德国,参加为期两天的二十国集团(G20)会议。不过,由于在靠近小国不丹的中印边境上的紧张局势,北京方面已经排除了两人举行双边...

FT社评:新加坡应公开讨论其家族政治问题


社评

眼下看来,审慎似乎占了上风——但新加坡经历了一个痛苦、混乱的公共时刻。新加坡开国领导人李光耀(Lee Kuan Yew)之子、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的行为,受到了自己同胞手足的质疑,由此引出了最重纪律和规矩的新加坡政治中一个最敏感的问题。

李显龙的弟弟和妹妹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李显龙拒绝按照父亲遗愿,拆除父亲故居,反映了他“对权力和个人声望的追求”,并指李...

特朗普否认朝鲜问题上已放弃与中国合作


迪米汉堡报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否认了他已放弃习近平会帮助他应对朝鲜核威胁的希望的暗示。目前,特朗普正准备在汉堡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会晤这位中国国家主席。

在朝鲜本周试射远程弹道导弹后,周四在汉堡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和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就餐前,特朗普发表了讲话。在被问及他是否不再相信中国领导人时,特朗普表示他...

香港破获30年来最大象牙走私案


Nicolle Liu香港报道

香港宣布查获一批数量为30年来最大的象牙,此事突显出,在由持续不断的中国象牙需求推动的象牙贸易中,香港地区扮演着重要角色。

香港海关官员周四表示,本周早些时候,他们没收了7.2吨象牙,据估计市场价值为920万美元。这些象牙来自数百头大象,是在一个集装箱内装的冻鱼下方发现的,该集装箱来自马来西亚。有3人被捕。

尽管国际上禁止销售偷猎的象牙,同时中国也采取措施打击非法...

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政治考量


Kent Bressie,William Leahy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执政五个多月以来,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在美投资的政策仍不明朗。在竞选期间,候选人特朗普一贯表示美国正在“输给中国”,并将美国的竞争力和美国与中国双边关系中的不平等作为竞选的中心主题。自从就职以来,这种关系的范围、复杂性和战略需求似乎都导致特朗普总统的对华言论出现软化。不过,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人士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了重要的经济职务,包括对中国收购美国科技公司表示担忧的内阁成员以及警告中国将“通过收...

汉堡警方与G20抗议者爆发冲突


盖伊•查赞

汉堡针对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抵达该市的抗议集会演变成暴力行为,汉堡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和水炮。

戴着白头盔、手持警棍的警察冲向聚集在汉堡鱼市(Fish Market)的数千名示威者,而后者高喊“滚开”作为回应。有些人向警察投掷瓶子,尽管绝大多数人是和平的。

早些时候,警方阻止了抗议者举办一场名为“欢迎来到地狱”...

中国对外投资回暖


金奇

在2016年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的中国海外并购热潮,今年头几个月曾出现滑坡,但如今似乎正恢复活力,国有企业重装上阵,而私营企业却退后。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最新研究显示,今年5月和6月,中国收购者宣布的海外并购交易数量强劲增长,在2016年底实行资本管制后,海外并购交易数量在今年2月、3月和4月触及低位。

荣鼎咨询董事韩其洛(Thilo Hanem...

全球经济复苏仍然面临多重风险


马丁•沃尔夫

国际清算银行(BIS)是国际经济机构里停摆的时钟。BIS主张货币与财政政策紧缩,无论这么做是否合理。幸运的是,政策制定者、起码是作为BIS成员的各个央行,忽略了BIS如下显而易见的观点:世界需要一场程度还要更深、时间更长的衰退。不过现在,恰恰因为央行明智地忽略了BIS的建议,一场同步复苏终于到来。那么,在最新年度报告里,BIS这面停摆的时钟是否像危机之前那些年一样,再次显示了正确的时间?